十四五”期间,煤电是“再建”还是“再见”

内容摘要:“十四五”期间,我们国家大概率会对于煤电发展进行总量控制,确保煤电的发展不会影响到我国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国家对于煤电建设的“刹车”不会踩得太猛,至少在氢能、核电、光伏、风电尚未实现大规模发展,能够实现对煤电替代之前,就把煤电发展之路封杀掉。煤电发展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如何平衡需要政策制定者们结合中国的国情灵活处置,相信我们国家有能力将碳中和目标和煤电的发展做好相应的安排。

中国供热网热点:人们从未像今天这样关注过煤电未来的命运。自从我们国家在今年9月确定了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目标之后,人们对“十四五”期间煤电应该如何发展就倍感忧心。对于煤电未来的命运,人们始终争论不休。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提出,煤电装机在2030年应该达到13亿千瓦,电力规划设计总院提出2035年煤电要达到14亿千瓦才能满足电力需求。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院姜克隽却认为,“十四五”期间中国完全不需要新建煤电厂。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谢振华也在近期指出 “十四五”开始,中国要限制甚至禁止煤炭和火电厂进一步开发。如此针锋相对的观点一直在“煤电”要不要新增上博弈,“十四五”期间,煤电会怎样发展留给人们一个大大的“?”。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财经年会上指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表面上看还有40年,实际上任务是相当艰巨的。一开始我们肯定是先抓大头,所谓抓大头就是抓能源行业,特别是发电,必须大幅度提高电力能源的比重,同时在发电中要全面摆脱化石能源。”

1、煤电产能过剩依然存在

       周小川提到发电中要全面摆脱化石能源,实际指的就是要摆脱煤电。我国现有煤电利用小时数持续走低,煤电成本高企,很多煤电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能源局最新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10月,我国火电平均利用小时数只有3358小时,同比减少137%。通常来说,对于30万以上煤电机组,以当前电价计算,煤电只有年利用小时数超过4500小时才可能盈利。由此可见,当前煤电企业平均都是亏损状态。这种情况下,还要再核准新的煤电么?

       全球能源互联网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周原冰认为,如果继续大规模发展煤电,会让我们国家在国际上会面临很被动的局面。

碳中和各国执行情况统计


       国际能源网记者调查发现,我国煤电的产能依然存在过剩风险。“今年上半年新核准煤电机组超过20GW;地方政府宣布的重点煤电项目约有100GW,其中新开工项目约48GW。”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说。

       国家能源局在今年2月份发布的2023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结果与2022年的相比,装机充裕度预警状况红色预警地区多了2个,橙色预警地区减少到1个;资源约束指标没有发生变化;经济型红色预警地区数量不变,橙色地区从1个增加到2个。从预警结果看,煤电产能过剩的局面没有明显改善。

       通过对比中国煤电和世界其他国家煤电发展情况,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煤电建设几乎没有减少,而其他国家的煤电几乎都在不同程度的缩减。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火力发电量--主要由煤炭发电量组成--在2020年(1-10月)只下降了0.4%。我国目前各在建、缓建、停建、封存、核准、核准前开发和宣布煤电项目的容量共计4.13亿千瓦。其他大多数国家都出现了非常大的跌幅,其中以美国和欧盟为首,它们在Q1-Q3期间都同比下降了24%。

       我们国家正在煤电建设方面与世界其他国家拉开了差距,煤电能不能“再建”?

2、新能源能否抗下重任?

       我国严控碳排放的情况下, “十四五”期间对煤电说“再见”并非不可能。但如果煤电在“十四五”期间不新增或者新增量很少,我国会不会陷入缺电的危机中呢?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在今年年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显示:以高端装备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用电仍将维持电力的刚性需求;以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将持续带动第三产业用电持续快速增长;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将不断推动我国居民生活用电稳步提升。预计“十四五”期间电力消费需求达到9.5万亿千瓦时,比“十三五”期间有约两万亿千瓦时的增长空间。从电力供需形势看,预计全国电力供需总体平衡,但保障电力系统平衡的难度加大,部分地区在用电高峰时段仍偏紧。

       这份报告预测电力供需总体平衡的前提是,“十四五”以煤电为主的火电新增装机约为煤电12.5亿千瓦,如果“十四五”期间煤电没有新增装机,或者装机很少,那么供需平衡的关系很可能被打破。

       从以往的经验看,即使在出现弃电现象的内蒙地区,也曾因减少火电而受到电源供应紧缺的影响。国际能源网记者在一份报告中看到这样一条信息,内蒙古限电困局首先爆发的地区是乌兰察布市。

       从2018年国庆往后,乌兰察布市就频频发生限电情况。2019年4-5月之间,叠加热电机组检修影响,该地区供电出现严重缺口。6月,因系统出力不足,乌兰察布市又限电用电100万负荷。7月中旬,乌兰察布再度限电。

       之所以乌兰察布市频现限电现象,是因为此前蒙西电网是将风电、光伏累计负荷预测折算为10%的占比计入电力平衡。近年来,为了更多消纳可再生能源,风电、光伏负荷预测已经折算90%计入电力平衡,在这一电力平衡模型指挥下,关停了大量的煤电机组,没想到因为天气原因,风电、光伏的发电量比预测结果少了一大部分,负责兜底的在运煤电机组又明显的缺乏爬坡能力,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之下,导致电力用户出现间歇式限电问题。

       除了北部出现电源不足问题之外,近年来,我国东南部省份,如河南、江苏、浙江、湖南等地,在区域地区高峰出现供电缺口。虽然“十四五”期间可以加大风电、光伏的新增装机量,弥补用电缺口,但从历史数据看,我国从2010年至2019年,风电新增装机最高的年份是2015年,新增装机30.75吉瓦,光伏新增装机最高的年份是2017年的53.7吉瓦,今年前三季度我国风电新增装机只有13.92吉瓦,光伏新增装机也不过18.7吉瓦。风电和光伏即使翻倍增长,依然难以覆盖电力消费增长的需求。

       而且陆上风电、集中式光伏因为土地问题、环评问题,越来越难实现大面积集中安装,此外,今年从年初开始的硅片涨价、银浆涨价、光伏玻璃涨价等问题,严重制约光伏设备厂商扩产的速度。也就是说,即使国家全部放开光伏电站建设的规模,光伏组件设备能否供应到位依然存在问题。

如果跟“煤电”再见,新能源作为电源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顶上来有很大的难度,急于停掉煤电很有可能会导致国内大面积限电的情况出现。

3、对煤电不能轻易Say GoodBye

       我们对待煤电的态度不能搞“一刀切”,无论是杜绝煤电或者是大力发展煤电都是矫枉过正的行为。

       我国的煤电是能源安全的稳定器和压舱石,减少煤电淘汰煤电落后产能是国家对煤电发展的一种规则。目前新建的煤电和之前一些改造后的煤电,其排放标准接近天然气发电,煤电排放的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随着技术的进步正在逐步减少。


碳捕集技术已经在尝试应用

       随着碳捕集、碳封存等技术不断取得进步,其成本也会随之降低,未来或许可以大规模应用到煤电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治理方面。所以我们对于煤电的发展,不能过于惶恐。

       煤电的另一个作用是作为调峰电源,具备更高的经济性。以前老的煤电厂的灵活性不高,调峰能力不足,亟待被替换或者被改造。在“十四五”期间,我们国家应该会淘汰一部分无法进行灵活调峰改造的煤电厂,新建一部分适合调峰的超低排放的新型煤电厂。

       综上所述,“十四五”期间,我们国家大概率会对于煤电发展进行总量控制,确保煤电的发展不会影响到我国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国家对于煤电建设的“刹车”不会踩得太猛,至少在氢能、核电、光伏、风电尚未实现大规模发展,能够实现对煤电替代之前,就把煤电发展之路封杀掉。煤电发展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如何平衡需要政策制定者们结合中国的国情灵活处置,相信我们国家有能力将碳中和目标和煤电的发展做好相应的安排。

标签: 碳中和
打赏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0相关评论
资讯推荐
近期世界能源低碳发展战略及政策动向

近期世界能源低碳发展战略及政策动向

十张图带你看2021年华北地区VS东北地区热电联产行业市场现状与发展前景

十张图带你看2021年华北地区VS东北地区热电联产行业市场现状与发展前景

力诺瑞特荣获北方清洁供暖“突出贡献单位”

力诺瑞特荣获北方清洁供暖“突出贡献单位”

“十三五热电联产深度节能案例(论文)” 活动征文截止时间延期

“十三五热电联产深度节能案例(论文)” 活动征文截止时间延期

北京发文鼓励数据中心热源利用 数据中心余热供暖进程加速

北京发文鼓励数据中心热源利用 数据中心余热供暖进程加速

全国首个供热大数据中心落户承德

全国首个供热大数据中心落户承德

数据中心环保新举措:利用余热为城市供暖

数据中心环保新举措:利用余热为城市供暖

一个大胆的想法:把数据中心的热量用于供暖

一个大胆的想法:把数据中心的热量用于供暖

资讯排行